法国“冷门”建筑师组合收获2021普利兹克奖

北京时间3月16日2点,2021年普利兹克奖揭晓:本届建筑界的最高荣誉奖普利兹克奖被授予法国拉卡顿-瓦萨尔建筑事务所(Lacaton & Vassal)合伙人安妮拉卡顿(Anne Lacaton)和让-菲利普瓦萨尔(Jean-Philippe Vassal)。他们曾通过一系列可持续性住宅项目的设计而为人所知,在过去30年的建筑实践中,拉卡顿-瓦萨尔建筑事务所以“丰富人类生活”为己任,在社会、生态和经济这三个维度上让建筑的使用者从中受益,并有助于城市的演进。

普利兹克建筑奖是建筑界的最高奖项,有“建筑界的诺贝尔奖”之称,该奖项由芝加哥的普利兹克家族成立,每年,奖项授予一位“通过建筑持续对人类做出巨大贡献”的在世建筑师。获奖者会收到10万美元的奖金、奖状以及铜质奖牌。

“2021年,我们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感知到自己是整个人类的一份子。无论是出于健康、政治还是社会原因,都需要建立一种集体意识。就像在任何相互连通的系统一样,对环境公平,对人类公平,也就是对下一代公平。拉卡顿和瓦萨尔在精致中体现激进,并且在细微处彰显细腻和胆识,在尊重建筑环境与直截了当的方法之间实现了平衡”。2021年的普利兹克建筑奖评委会主席亚历杭德罗阿拉维纳说道。

安妮拉卡顿(1955年生于法国圣帕尔杜)和让-菲利普瓦萨尔(1954年生于摩洛哥卡萨布兰卡) 因其对人类社会和人居环境所做出的持续和卓著的贡献,成为普利兹克建筑奖的第49位和第50位获奖者。同时,安妮拉卡顿也是首位获得此殊荣的法国女性建筑师。

这个来自法国的建筑事务所通过私人住宅、社会住宅、文化和学术机构、公共空间以及城市开发方案等设计,对这个时代的气候和生态紧急状况以及社会窘困做出了回应,尤其在城市住房领域,重新点燃了现代主义建筑师改善大众生活的希望和梦想。秉承“永不拆毁”的戒律,拉卡顿和瓦萨尔采取有节制的干预措施,保留建筑物历久弥坚的特质的同时,对过时的基础设施进行升级。

安妮拉卡顿和让-菲利普瓦萨尔相识于20世纪70年代后期,他们在法国波尔多国立建筑景观设计学院接受正规建筑学教育期间。在尼日尔首都尼亚美,拉卡顿和瓦萨尔建造了他俩的第一个合作项目,即用从当地取材的灌木枝建造的一座草棚,能在竣工后的两年时间内任凭风吹而屹立不倒,并产生了令人惊叹的效果。他们发誓但凡能挽救的,决不拆毁,而且还要让已经存在的东西变得持续更久。他们于1987年在巴黎成立了拉卡顿和瓦萨尔建筑师事务所(Lacaton & Vassal),并在欧洲和西非等地区完成了30多个项目。草棚 ©Lacaton & Vassal

两位建筑师借助冬季花园和阳台,以低廉的成本大大增加了居住空间,使居住者一年四季都能节约能源并亲近自然。拉达匹住宅(Latapie House,法国弗卢瓦拉克,1993年)是他们对温室技术的首次应用,所搭建的冬季花园以适度的预算营造了更大的居住空间。房屋背面朝东的可伸缩透明聚碳酸酯板让自然光照亮了整个住宅,将室内公共空间从客厅扩大到厨房,让室内气候变得易于控制。与此类似的框架还应用到了他们与德鲁沃,克里斯托弗胡廷(Christophe Hutin)合作的另一个项目对位于大公园内,由530套公寓组成的三座建筑(编号G、H和I)进行改造(法国波尔多,2017年)。

他们重新平衡了处于休眠状态或效率低下的房间,以期提供可容纳更多活动和满足需求变化的开放空间,对东京宫的改造(法国巴黎,2012年),在对这个十多年前建造的空间进行修复之后,博物馆室内面积增加了20,000平方米,包括一部分新建的地下空间,并确保建筑物的每个区域都保留下来用于用户体验。在敦刻尔克海滨区重建项目中,预制车间2号(AP2)是海岸线上一座战后造船工厂,相较于填满所有空间而失去建筑留白,建筑师们选择复制一座与其形制、体量相同的建筑,两者可以独立运作或共同发挥功用。它们通过位于两个结构空隙间的一条内部通道连接在一起。而在南特国立高等建筑学院(cole Nationale Suprieure dArchitecture de Nantes,法国南特,2009年)的设计中,建筑师体现了空间的使用自由将法国巴黎的一座医院变成138套中层公寓;比利时安德莱赫特的一座包含80套公寓的中层楼房;法国巴黎的一座办公楼改造;法国图卢兹的一座提供酒店及商业空间的多功能建筑;以及德国汉堡的用于私人住宅的一座40套公寓的中层建筑。

普利兹克建筑奖是建筑界一年一度的最重要奖项,代表了建筑师的终生荣誉。该奖项由杰伊普利兹克(1922年1999年)和妻子辛迪共同创立,通过凯悦基金会资助的一个项目。旨在表彰位或多位当代建筑师在作品中所表现出的才智、想象力和责任感等优秀品质,以及他们通过建筑艺术对人文科学和建筑环境所做出的持久而杰出的贡献。 从1979年到2021年为止,奖项已持续颁发43年,共嘉奖50位建筑师。

在历年的普利兹克奖获得者中,不乏一些建筑界显赫的名字,比如扎哈哈迪德(Zaha Hadid)、彼得卒姆托(Peter Zumthor)、伊东丰雄、雷姆库哈斯(Rem Koolhaas)等等。有人指出,普奖有授予“建筑老人”的趋势,例如2018年的多西获奖时91岁,2019年的矶崎新当时88岁。有时,普利兹克奖也会让我们认识一些相对陌生的名字,例如2017年获奖的加泰罗尼亚建筑师拉法尔阿兰达(Rafael Aranda)、卡门皮格姆(Carmen Pigem)和拉蒙比拉尔塔(Ramon Vilalta)原本籍籍无名,普奖成了他们首度被认可的标志。这也让奖项变得越来越难以预测。

近年来,普利兹克奖项似乎越来越关注社会保障性建筑的意义。2021年的普利兹克建筑奖评审团主席是智利建筑师亚历杭德罗阿拉维纳( Alejandro Aravena)。阿拉维纳曾在2016年获得普利兹克建筑奖,并且在2009至2015年间担任普利兹克奖的评审。他是ELEMENTAL的创始人以及执行主席,其作品主要关注具有公共利益和社会影响的住宅、公共空间、基础设施以及交通建筑。在官方声明中,凯悦基金会主席以及该奖项的赞助者汤姆普利兹克说道:“我们在这个奖项的历史中一直很依赖多样、专业以及位高的评审团,并诠释建筑为了呼应不断改变的社会、环境和科技而持续进化的责任。我们很高兴地欢迎亚历杭德罗阿拉维纳的回归,他以崭新的身份为这个团体带来了新式领导力,以此引领我们独立、国际化和受人尊敬的评审团。”

阿拉维纳在接受此次任命时说道:“历史上,建筑一直在创造新颖的选择和充满想象力的可能性,但是这门学科也与社会息息相关。作为陪审员,我们的首要任务是需要时刻关注社会希望建筑解决的问题,并寻找那些试图利用建筑知识体系将这些问题转化为项目的建筑师。”而从2021年刚刚公布的普奖得主来看,建筑的社会影响显然再次超过了名气或流量。

公共文化环境的设计这几年有了很大的发展,因为人们对美好生活的追求使得设计方面有了比过去很大程度的提高。

历经一生,这位伟大的建筑师所设计的不仅仅是一幢楼屋,它们更肩负着一座城市对居民的承诺,一座城市对未来的期许。

工业遗存的呈现较为零碎,无法构成人们对上海城市历史文化的整体认知,大家还停留在“看热闹”“多拍照”阶段。

艺术院校可以充分发挥自身学科专业、人才队伍的优势,积极开展乡村美育,以美育促进乡村建设和振兴。

2021年1月28日,“艺术点亮生活”联发·嘉和府人文社区揭幕仪式在嘉和府盛大举行。

1月16日,“露台计划之淮海中路1431号”第四期艺术家殷漪的内部邀约开启,并展出了其最新作品「露台上的音乐」。

如今,艺术和文化不再被束之高阁,而是弥散在城市的各个角落。艺术的纯粹精神,也不必再藏于神秘之盒中,而是需要来到生活的每一个细节之处。

荷兰的立方体设计博物馆(Cube)举办了一场名为《(重新)设计死亡》的展览,分为四个部分,准备、告别、哀悼与生活、永生,展示了50多件与死亡、仪式和文化相关的作品。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ceo1982.com/,德甲柏林赫塔

发表评论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
*
You may use these <abbr title="HyperText Markup Language">HTML</abbr>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